讓階梯快樂 - 國立臺北科技大學秘書室
分類清單
首頁 > 媒體報導
讓階梯快樂

轉載客家電視台《客家新聞雜誌》節目 2014/11/24

【記者劉玟惠、賴冠諭報導】樓梯在我們生活中極為平常,大多不會特別去注意,但是來自苗栗的客家人邱紹琦,在一次土耳其旅遊中,偶然見到的彩虹階梯,帶給她的感動,讓她難以忘懷。回來台灣後,在社群網站上轉貼,意外吸引了志同道合的朋友,決定也來彩繪階梯。至今半年時間,邱紹琦和呂奇這兩個客家女生成立了工作室,藉由彩繪階梯,帶給民眾會心一笑的小感動,許多偏鄉小學也相繼邀請她們去美化校園,希望將美感教育從小扎根。

在沙發上或坐或臥,就像在自家一樣輕鬆。這個畫在樓梯上的沙發,遠看就像是真的,路過的附近居民讚不絕口。

居民龍小姐:「很感動,尤其我看他畫那個貓咪我超愛的,我們這邊有很多巷貓啊,對啊,非常好,希望我們這邊會變成一個很人文氣息的地方,由於他們的加入,會讓我們這邊環境變得更美麗。」

為了畫這樣一張3D的沙發,4個學生已經忙了一整天,在堆放著雜物的巷子盡頭,樓梯走上去是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道,每個人或是拿著海綿或是畫筆、刷子,一層一層將水泥漆調色,畫出預先討論好的圖案,除了偶有的討論以外,耳邊盡是車輛呼嘯而過的聲音。

讓階梯快樂計畫負責人呂奇:「對,就是我們彩繪的話,是畫樓梯的這個立面,然後你從遠方走過來看的話,它會形成一個完整的畫面,就是會像圖一樣,然後像一般平面的地方是人要踩的地方,所以我們基本上我們是不會畫,就還是原本人家行走的那個順暢。」

會發現這座樓梯,是呂奇和另一位發起人邱紹琦,兩人的偶遇,呂奇並非美術科系,單純是響應發起人邱紹琦的想法,就這麼一站、兩站地畫。不過他們的圖案並非憑空想像,在彩繪前其實做足了功課,盡量配合當地發展脈絡。

讓階梯快樂計畫負責人呂奇:「就是我們上網查一下,它附近滿多那個,賣二手的家具,然後還有一些辦公用品的,所以我們就想說,放一個骨董的沙發,應該會還滿適合的。」

這種幾個人的小小彩繪通常一兩天就完成,而發起彩繪樓梯活動的邱紹琦,原本只是在土耳其伊斯坦堡旅途中,偶然見到彩虹階梯,那份感動延續到回台,慢慢發酵。

讓階梯快樂計畫發起人邱紹琦:「當下是覺得,哇!這個畫面很溫暖,就是很特別,然後很讓人有感受力,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在台灣,對環境會有一個很正面的影響,那可是當下我還沒有想到說,喔,我們要來做一個彩繪階梯計畫,回來就是,我姊姊她在臉書分享了一個連結,一個全世界各地的特別彩繪階梯,然後那時候就,裡面就是有我去伊斯坦堡的那個彩虹階梯,然後看到的時候,就是已經隔了一年了,可是那個畫面就,隔了一年,又突然,又燃起那個回憶。」

邱紹琦將影片轉貼後,引起相當多朋友呼應,工作室成立不到半年,已經訂出兩種計畫方案,一種是隨機在小巷弄間或廢墟,默默地彩繪;另一種則是與學校等單位合作,由合作方出材料錢,他們發揮創意妝點階梯。目前來到的第五站,就是邱紹琦與呂奇就讀的學校,台北科技大學。但是由於彩繪樓梯的創意在台灣仍然未成氣候,還曾遭到阻力。

台北科技大學校長姚立德:「今年八月分我在美國的時候,那紹琦呢,送了一封email給我,告訴我說她有一個彩繪階梯的計畫,其實我當下就覺得,哎啊,她的計畫書寫得非常地詳細,而且寫得很活潑,還有附上了一些這個別的國家的一些做法,當下我就答應她了。答應她以後,但是好一陣子沒有看到她的動作,後來我才知道說,她去找了我們學校相關的單位,但是我們相關的單位,還不太能夠接受,這樣的一個創新的這個想法,所以呢,後來我就把紹琦找過來,找過來我說你們有什麼困難,校長直接幫你解決。」

小巷弄的樓梯,只突出沙發作為主題,畫一隻貓與人產生互動感;但在北科大的校園,則運用雙視角,站在正對面看不清楚,必須從兩個對角,才能看到其中一半的圖案,路過的師生或是坐在瓢蟲上,或是與青蛙互動,都增加了話題性。

讓階梯快樂計畫發起人邱紹琦:「這算是我覺得很想分享的,就是,因為我們北科大最近這一陣子,最有名的就是這個綠色大門,那我們就是,把這個綠色大門跟生態池延續到這個階梯。

就從那邊走進來以後呢,這三樣生物就是台北樹蛙,然後瓢蟲跟那個蝸牛,是我們生態池這邊最常出現的三種生物。所以我們就把牠延續到這個階梯上。那還有一個點比較特別就是,平常都是我們在觀察生物,那今天就是,從這個生物的角度,因為我們把它比例放到跟人一樣大 那我們就意思就是,可以從生物的角度來觀察我們北科大的校園生活,它很有趣的是,你假如站到遠一點的地方,然後你坐到這個階梯上面,就會很像你坐在,坐在那個瓢蟲的身上,然後它帶你去逛校園的那種感覺。」

畫圖過程中,因為階梯在視覺上有落差,還必須來來回回到定位點比對,確保圖案的完整性,因此他們在彩繪完的地上還貼心地留下,能看到完整圖案的提示點。但除了彩繪本身以外,包含畫什麼圖,樓梯的表面處理等,這些前置作業也相當耗時,必須反覆不停地開會確認內容。因此邱紹琦和呂奇成立工作室,不僅有了固定班底,也邀請不會畫畫的朋友能夠嘗試接觸。

參與成員吳品萱:「因為她們本來發起這個活動的時候,因為我認識邱紹琦的,那他們發起這個活動的時候,我想說,我有跟她說如果她要畫學校的話,我要參加。那她剛好又是選中我們的材資館,就是,因為我是這個科系的,所以,我想說要畫我們系館的話我也要參加這樣子。」

讓階梯快樂計畫成員李佳蓉:「因為我覺得這個構想很棒,就是,因為台灣的階梯很多都是這樣灰色水泥,或者是像這種碎石子,就是因為很多水泥地,就是,就是它其實是隱藏在很多不起眼的小巷,或者是觀光區,或者是什麼,但其實大家都不會把樓梯放成一個重點。所以,可是我們看到她,就是邱紹琦她提出的那個點子之後,覺得這點子很棒,它變成是一個景點,它變成是那個地方的重點,對,就是可以讓大家注意到城市中很多特別小地方。」

除了都會區,在邱紹琦摸索彩繪樓梯的過程中,學校老師也建議她,將藝術帶到偏鄉。

台北科技大學工設系教授范政揆:「因為紹琦她本身是走美術底的,然後只是說現在,台灣的環境比較少像國外就是說,具有比較整體性的規畫在,在每個城市跟鄉鎮裡面。我們大概都是城市的規畫比較完整,但是可能,那個城鄉差距很大的時候,那個美化,美化部分的落實就會比較少,那我當初是鼓勵紹琦就是說,她可以從比較偏鄉的小學,我們從小學的小朋友開始,就是讓他們從美化環境這個部分,有一些思考,那希望說,這個美感教育是可以從鄉下扎根的。然後另外一個部分是說,希望透過共同參與、共同創作這個角色,可以鼓勵更多人投入。」

讓階梯快樂計畫發起人邱紹琦:「階梯是我們人在踩踏的,所以他走上去的時候,或者是你在上面坐下來的時候,都跟它是一個非常近距離的接觸,可是牆面的話,可能就是比較遠,離你比較遠你不會特別去碰它,所以相對的,階梯我覺得,跟人的關係比牆面還要更近。

我們比較希望它對一個環境的周圍,是可以達到一個平衡,它不會太張揚,或是覺得說這個畫面就是要壓過這所有的環境。我們希望它在這個環境是很平衡,然後無意間走過去,你可能不會非常非常注意它,但是你發現的時候,它會有一個小驚喜的感覺。那我們明年的計畫也是希望說,可以帶到東部,或者是南部,更可能比較偏鄉的地方,讓大家可以一起參與。」

因為獲得很多正面迴響,讓階梯快樂團隊更加有信心,立下彩繪100座樓梯的目標,希望妝點更多不起眼的小角落,為灰色的階梯帶來繽紛,也為人們帶來樂趣。

Video Description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